金文泰中學 多倫多校友
Clementi Secondary School Toronto Alumni
自言帖

 

 

 

 

自言帖

 

 

 

 

 

古詩四帖

 

 


張旭《自言帖》

方富展 (65) 2006.04.26


張旭,字伯高,唐代人。工於詩書,尤善草書。他的書法得自家傳,亦有虞世南與褚遂良的風格,而開創出更新的筆法,豪邁而勁奇。〈新唐書藝文傳〉載:「旭嗜酒,每大罪呼叫狂走,乃下筆,或以頭濡墨而書。既醒,自視以為神,世號張顛」。唐文宗時,曾下詔以李白詩歌、斐旻劍舞、張旭草書為「三絕」。

張旭號稱「草聖」,乃草書之聖,以狂草著名。韓愈〈送高閑上人序〉:「張旭善草書,不治他技。喜怒、窘窮、憂悲、愉佚、怨恨、思慕、酣醉、無聊、不平、有動於心、必於草書焉發之。觀於物,見山水崖谷、鳥獸蟲魚、草木之花實、日月列星、風雨水火、雷霆霹靂、歌舞戰鬥,天地事物之變,可喜可愕,一寓於書。故旭之書,變運猶鬼神,不可端倪。」張旭的傳世的作品有《古詩四帖》、《肚痛帖》、《自言帖》及楷書〈郎官石記〉。

《自言帖

張旭自言由擔夫爭道的促擁、鼓吹聲中得筆法,觀公孫大娘舞劍而得其神。張旭的《自言帖》云:「醉顛嘗自言,始見公主擔夫爭道,又聞鼓吹而得筆法,及觀公孫大娘舞劍而得其神。」

杜甫「飲中八仙歌」詩云:「張旭三杯草聖傳,脫帽露頂王公前,揮毫落紙如雲煙。」酒意一增,筆法更具鋒芒。遙想當年張旭酒醉之後揮亳潑墨,筆走游龍,狂放不羈,便心馳神往。

以下是杜甫回憶他幼時見公孫大娘舞劍的一段文字,公孫氏妙舞神揚,矯如龍翔,張旭草書得此神韻,使人讚嘆。

「昔有佳人公孫氏。一舞劍器動四方。觀者如山色沮喪。天地為之久低昂。燿如羿射九日落。矯如群帝驂龍翔。來如雷霆收震怒。罷如江海凝清光。絳唇珠袖兩寂寞。晚有弟子傳芬芳。臨顈美人在白帝。妙舞此曲神揚揚。與余問答既有以。感時撫事增惋傷。先帝侍女八千人。公孫劍器初第一。五十年間似反掌。風塵傾洞昏王室。梨園子弟散如煙。女樂餘姿映寒日。金粟堆前木已拱。瞿塘石城草簫瑟。玳筵急管曲復終。樂極哀來月東出。老夫不知其所往。足繭荒山轉愁疾。」

《古詩四帖》

《古詩四帖》中,張旭用筆古茂雄肆、兼具古籀隸書筆法,靈動活躍、卻又樸拙典雅,是一幅成就極高的狂草珍品。《宣何書譜》說張旭的草字「雖奇怪百出,而求其源流,無一點書不該規矩者,或謂張顛不顛者是也。後之論書,凡歐﹝陽詢﹞、虞﹝世南﹞、褚﹝遂良﹞、薛﹝稷﹞,皆有異論,至旭無所短者。」

主頁


 

 

 

 

肚痛帖